幸运武林基本走势|幸运武林走势
首頁 偏方 養生 草藥 穴位 方劑 書籍 中藥 視頻

健脾胃

秘方欄目: 內科 外科 婦科 男科 兒科 腸胃 泌尿 肝膽 肛腸 骨科 神經 呼吸 皮膚 腫瘤 美容 滋補 延壽 心腦 食療 按摩 治方大全

“脾在液為涎”小議

中醫中藥秘方網 www.vszoz.com.cn 發布時間:2018-05-13
涎為津液之一, 為口津, 唾液中較清稀的稱作 涎。 它具有保護口腔黏膜、 潤澤口腔的作用, 在進 食時, 涎分泌較多, 有助于食物的吞咽和消化。 《素 問·宣明五氣》 [1] 曰: “五臟化液……脾為涎” 。 《靈 樞· 九針》曰: “脾主涎” 。 中醫理論認為, 涎為脾之 液, 為脾臟所控之物。 歷代醫家也對這一理論要旨均 有論述, 但卻未見有專篇進行討論, 由此, 筆者從脾 與涎的生理聯系及脾病表現與涎的病理變化等方面 對 “脾在液為涎” 加以論述, 此為筆者一人之漏見, 有不妥之處, 望同道斧正。

脾化液為涎

1. 脾開竅于口, 涎為口之液 “脾為涎” 始見于 《黃帝內經》 。 《諸病源候論·脾病候》 [2] 說: “脾象 土……其液涎” , 繼承了 《黃帝內經》 “脾為涎” 的觀 點。 明代章璜著《圖書編·脾臟》有云: “涎者, 脾之 液” 。 中醫學認為, 涎乃脾之液, 由脾臟所主, 液入于 脾為涎, 涎出于脾而溢于胃。 陳夢雷在注釋 “五臟化 液” 經文時說: “液者, 所以灌精濡空竅者也” 。 由此說 明, 涎為精汁, 是津液的組成部分。 《黃帝內經素問吳 注 ·卷七》云: “涎出于口, 脾之竅也, 故為脾液” 。 正 是由于脾開竅于口, 涎出于口, 并為口中之液, 由此說 明, 脾與涎乃至與津液的關系。 現代醫學也有相關報 道, 潘文奎 [3] 在關于 “脾主涎” 的實驗研究中, 發現了 脾虛證患者在涎液的分泌量、 口腔液的酸堿度、 小腸吸收木糖的功能、 唾液淀粉酶的活性及其免疫功能等 方面均較正常人存在差異, 從而在分子層面上揭示了 脾為涎液, 并提供了物質基礎, 肯定了脾與涎的關聯。

2. 足太陰脾脈循行上至廉泉 《黃帝內經》 《難經》 皆認為涎液為脾所主, 隋朝楊上善在所撰的 《太素》中對脾主涎進行了分析, 認為脾主涎是由于 脾足太陰脈的循行路線經過廉泉所決定。 《太素 ·臟 腑氣液》曰: “脾足太陰脈, 通于五谷之液, 上出廉 泉, 故名為涎” 。 由此可見, 涎是人體津液之一, 與脾 脈之陰密切相關。 “液者, 陰之津” , 營出于中焦, 可 知水谷飲入于胃, 經胃的腐熟后, 再由脾運化出精微 物質, 其中一部分精微物質轉化為本臟之陰, 即脾 陰。 脾為胃行其津液, 脾脈下屬脾臟, 上通廉泉, 脾 之陰液隨脾脈上行而從廉泉分泌而出為濡潤口腔的 津液, 即為涎, 故曰: “通于五谷之液” , 而為涎。 又如 《遵生八箋·脾旺四季論》 [4] 中曰: “谷氣入于脾, 于 液為涎, 腎邪入脾則多涎” 。 且脾為 “后天之本” “氣 血生化之源” , 可以化生全身氣血津液, 由此說明涎 為脾之陰液, 脾陰乃是涎的生化之源。

涎為脾所攝

脾能攝涎, 使其不溢出于口外。 《嵩崖尊生全 書·卷六》曰: “脾主涎, 脾虛不能約制, 涎自出” 。 故臨床上多從脾論治涎多涎少的病證。 李杲《脾胃 論·脾胃盛衰論》中記載: “水乘木之妄行而反來侮 土……入脾為涎” , 因為脾為胃行其津液, 津液源于 水谷, 散布全身, 津液上行于口, 舌下金津、 玉液二 穴得以泌津液, 布于口腔為涎。 在機體健康狀態下 , 脾胃健旺, 運化功能正常, 脾液之涎將源源不斷分泌 于口, 潤澤口腔, 進食時分泌較多, 使不溢于口外, 非 進食時分泌減少, 但不致口腔干燥。 這種涎液不偏 不亢, 分泌有度的生理狀態是靠脾臟的生理功能正 常來維持和調節的。 反之, 若脾胃虛弱, 運化功能失 常, 則會導致氣血生化乏源, 津液虧虛, 涎不能上行 于口, 金津、 玉液二穴得不到津液的充養和濡潤, 則 易發生口干咽干的現象, 故曰: “脾胃虛弱, 乃血所生 病, 主口中津液不行, 故口干咽干也” 。 上述脾對涎的 調節作用, 不能推斷主要是依靠氣的固攝和氣化。 涎 既為脾液, 實為脾臟陰津, 脾臟功能正常, 脾陽不斷 蒸騰脾陰上行, 使涎不斷分泌于口腔, 這是脾陽對陰 津的氣化作用; 同時, 脾陽又能固攝脾陰, 使分泌之 涎不致分泌過多而耗泄于口外, 這正是脾陽對陰津 的固攝作用。

脾居中宮, 執中央以運四旁。 其所化生的水谷精 微布散于全身各處, 同時參與調節全身水液代謝, 而 涎恰恰為人體津液的組成部分, 因此其也必然參加 全身水液代謝, 從整體觀來看, 脾臟也必然對其產生 制約作用, 而這一作用是脾之陽氣完成的, 這可能亦 是保證口涎正常分泌的關鍵所在 [5] 。

脾病則流涎

涎為脾之液, 其滲泌權在于脾臟, 脾臟生理功能 正常, 脾氣健旺則涎液正常上行分泌于口腔, 使口中 濡潤適度, 食欲旺盛, 咀嚼時涎液分泌增多, 味覺良 佳。 反之, 脾臟罹患疾病, 則出現涎液或滿溢流出于 口, 或寡少而致口咽干燥。 由此, 涎液之病當從脾論 治。 目前, 臨床上涎的病變不外乎是涎液分泌量的改 變及分布異常 [6] 。 由此, 筆者從涎液過多、 涎液過少 二個方面論述脾病與涎液的病理變化。

1. 涎液過多 唾涎過多, 俗稱“流涎” “流口 水” “喜唾” , 《諸病源候論》 稱其為 “滯頤” 。 臨床多 見于小兒患者, 成人則不多見。 究其發病緣由, 多從 脾臟論治, 而致涎液分泌急劇增多, 脾不能收攝, 而 發生口角涎液自出, 常見病因不外乎脾經實熱、 脾胃 虛寒及脾氣虧虛, 升降失常所致。 涎液過多的辨證要 點如下。

1.1 脾胃感受熱邪, 引起流涎 脾胃感受熱邪, 致脾經實熱, 臨床多見涎液分泌過多而溢于口外。 正 如《東垣十書》中記載: “火旺煎熬, 令水沸騰, 故痰 涎唾出于口” 。 說明火熱之邪熾盛, 猶如鍋下火焚,使 壺中水沸, 煎熬灼傷人體陰津, 循脾經上行, 逼迫廉 泉而致脾陽失約, 因此, 口中涎液分泌增多而導致溢 口外出。 此外, 也有文獻記載了由于胃熱蟲動、 脾熱 侮肝、 火迫津流、 風熱壅結于脾等致多涎癥的諸多 證候, 如《靈樞 ·口問》曰: “飲食者, 皆入于胃, 胃中 有熱則蟲動, 蟲動則胃緩, 胃緩則廉泉開, 故涎下” 。 《醫學啟源》曰: “脾熱甚則出涎” 。 《太平圣惠方》 曰: “兒多涎者, 風熱壅結, 在于脾臟, 積聚成涎也。 若涎多, 即乳食不下, 涎沫結實, 而生壯熱也” 。 《雜 癥會心錄》云: “涎為火迫, 上溢口角” 。此處不做 一一介紹。 脾經實熱而致多涎癥, 臨床癥狀多表現為 口涎較稠量多, 伴口臭唇紅, 舌紅苔黃, 或口角糜破。 臨床還可見脾虛不運, 濕邪困厄脾臟, 釀濕成熱, 濕 熱熏蒸上泛于口, 癥見涎液黏膩渾濁、 渴而欲飲、 苔 黃膩、 脈滑數等表現。 以上兩種情況治療上均應采用 清瀉脾火、 收斂固攝之法, 臨床常選清熱瀉脾散或兒 茶散等方藥進行化裁, 多采用黃連、 黃芩、 石膏、 知 母、 玄參等清熱之藥已達控涎清熱之功效。

1.2 脾胃感受寒邪, 引起涎液增多 《諸病源候 論·滯頤候》曰: “脾之液為涎, 脾氣冷, 不能收制其津液, 故令涎流出, 滯漬于頤也” 。 《醫學啟源· 五臟 六腑、 除心包絡十一經脈證法》曰: “脾者……寒則 吐涎沫而不食” 。 《壽世保元》 曰: “脾胃虛冷, 不能制 約” , “故涎自出” 。 以上醫籍中記載的口涎疾病多責 之于脾虛寒證, 均是由于脾胃陽虛, 津液蒸化、 輸布、 固攝失常, 胃失于通降, 陽不制津, 津液凝聚為涎, 反滲于口而為唾涎之病。 癥見唾涎清稀量多, 流滋 不止, 頻繁吞咽, 吐涎。 伴見氣怯神疲, 納呆、 四肢不 溫, 多睡便塘, 舌淡無苔, 脈沉遲。 治療上多采用溫 脾之法, 方藥常選用益黃散、 溫脾丹等經典方劑, 多 用訶子、 益智仁、 烏藥等中藥收澀之。

1.3 脾氣虧虛而致口中流涎增多 根據氣的功 能, 脾氣可以固攝和推動脾陰, 因此, 當機體處于脾 氣虛狀態下時, 機體氣化功能障礙, 津液不能上承于 口, 固攝無力則唾涎異常增多, 或溢于口外, 正如 《證 治準繩》中所云: “小兒多涎, 亦由脾氣不足, 不能四 布津液而成” [7] 。 脾虛不攝之口中流涎, 常見口涎清 稀量多, 終日淋漓, 或口渴喜熱飲, 或渴不欲飲, 伴見 神疲乏力、 氣短懶言、 不思飲食、 腹脹、 便溏、 面色不 華、 舌質淡胖、 苔薄白、 脈緩弱。 當用益氣健脾、 調津 固攝之法, 方選補中益氣湯或參苓白術散等。

2. 涎液過少 涎液過少者, 多見于成人, 常見口 干唇燥、 渴而欲飲之癥。 此證區別于熱灼津傷而致 的口渴者, 正如《景岳全書》中所論: “口渴口干, 大 有不同, 蓋渴因火燥有余, 干因津液不足” 。 詳思涎液 過少口干咽燥者的病因, 多由脾陰不足、 脾陽不振而 致。 以下分別論述之。

2.1 脾陽不振導致涎液輸布障礙 外感挾濕或 寒濕直中太陰, 脾陽受困, 脾主升清之職失司, 清陽 不升, 涎無水液之來源不得上承于口, 則出現口渴口 干, 甚者口中無涎的癥狀, 正如李東垣所說: “氣少 則津液不行” 。 本病臨床表現多見涎少口干, 渴不欲 飲, 伴見惡寒發熱、 頭身困重、 酸楚不適, 或腹痛便 塘、 不思飲食、 惡心泛吐、 脘腹脹滿、 苔白膩脈濡等。 亦有反不思飲者, 此皆濕邪困脾或蒙蔽清竅所致。 此外, 脾陽虛衰不光導致涎液分泌過少, 還可導致脾 不攝涎而吐涎。 治療上, 當用解表芳香化濕以醒脾, 或燥濕以運脾, 或清熱利濕以助脾并佐以溫中散寒 之法。 方藥多選用小建中湯、 理中湯、 藿香正氣散、 吳茱萸湯等經典方劑。 常用中藥有黃芪、 生地黃、 白 術、 吳茱萸等。

因脾陽虛弱, 脾臟運化水濕功能低下, 固攝之力 減弱, 津液不能循常道布散, 而停聚于體內某處。 水 濕停聚一方面進一步加重阻礙了脾陽的運化功能, 另一方面水濕失于脾陽之約而泛濫于上。 故可見口涎 分泌紊亂, 或口中渴而欲飲, 飲入則吐, 或喜水漱口 而不欲下咽, 或口渴而反吐清涎, 或兩者兼見。 此種 情況治療上應用溫陽化飲, 健脾利水、 益氣布津之大 法。 方選多用五苓散或苓桂術甘湯等。 常用中藥有升 麻、 桂枝等。

2.2 脾陰虧虛導致口涎乏源 涎液源于脾液, 脾陰虧虛則口涎化源虧乏, 水津無以敷布, 口無津液 之滋潤而見口干唇燥, 渴而欲飲, 甚者焦枯龜裂。 思 慮過度, 或飲食不節, 使脾陰受傷, 或外感六淫, 消 爍其陰, 均可導致脾陰虧虛。 脾陰虧損, 必然導致脾 臟運化功能失常, 故可伴見不思飲食, 或飲后即感腹 脹, 甚則面浮肢腫, 同時有津枯腸燥、 大便干結、 舌 紅少津、 無苔或少苔、 脈細數等。 此證均是一派干涸 之象, 無有旱澇不均之征。 但脾陰虛除本臟受傷所 致的上述證候外, 還可累及他臟, 多出現臟失濡養 之癥。 臨床表現多而龐雜, 但均可見口渴口干之關鍵 癥狀。 針對此證的治療, 當遵甘寒柔潤或酸止化陰之 法, 切不可盲目投以滋陰清熱或苦寒降火之品, 應領 會其要旨, 勿使苦寒更燥脾陰, 滋陰過膩使脾運愈 困。 常用沙參、 麥冬、 石斛、 生地黃等甘寒之品益脾 滋陰, 清熱潤燥, 在佐以烏梅、 五味子、 白芍、 蓮子等 酸甘之品固澀斂津。 若脾陰虛兼見他臟證候者, 仍當 以補脾陰為主, 適當兼治, 慎勿舍本逐末。 脾陰足, 自 能灌溉諸臟腑也。

綜上所述, 涎來源于脾液, 賴脾之陰氣以補充 滋養, 受脾之陽氣以調節控制, 兩者協同配合, 使口 中涎液分泌正常, 也控制其不溢于口外, 使人口腔潤 澤, 味覺良好, 食欲旺盛。 由此, 在臨床治涎之病時 務必把握其特點, 審證求因, 深入理解脾與涎之關 聯, 皆應從脾論治。

來源:中華中醫藥雜志 作者:于漫 蔣世偉 王彩霞 呂凌 秦微 馬天馳 劉麗斯
Tag標簽:

上一篇:王九峰從脾胃辨治積聚探析

下一篇:沒有了

猜你感興趣

幸运武林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