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基本走势|幸运武林走势
首頁 偏方 養生 草藥 穴位 方劑 書籍 中藥 視頻

健脾胃

秘方欄目: 內科 外科 婦科 男科 兒科 腸胃 泌尿 肝膽 肛腸 骨科 神經 呼吸 皮膚 腫瘤 美容 滋補 延壽 心腦 食療 按摩 治方大全

中醫脾胃病與濁毒密切相關

中醫中藥秘方網 www.vszoz.com.cn 發布時間:2018-05-04
第三屆國醫大師李佃貴杏林懸壺50余年,博采眾長,衷中參西,在長年脾胃病臨床實踐與基礎研究中首創濁毒理論,提出中醫脾胃病與濁毒密切相關,并將化濁解毒法應用于脾胃病的治療。
 
運脾醒脾,不喜補脾
 
朱丹溪《格致余論》云:“脾具坤靜之德,而有乾健之運,故能使心肺之陽降,腎肝之陰升,而成天地之交泰,是為無病之人。”中醫學中,脾不僅具有承載,受物的功能,還具有化物、輸布水谷精微的功能,故說其既有坤靜之德,又有乾健之運。近代醫家江育仁認為“欲健脾者,旨在運脾;欲使脾健,則不在補而貴在運也。”李佃貴認為“脾少真虛,多為濕困”,故臨床上不喜用人參、黨參等純滋補之品,恐滋膩礙脾、中焦壅滯脹滿,反助病邪。而喜用健脾運脾之藥,最喜白術、蒼術合用,正如張志聰《本草崇原》云:“凡欲補脾,則用白術;凡欲運脾,則用蒼術;欲補運相兼,則相兼而用。”并喜歡砂仁、紫豆蔻合用,芳香醒脾。砂仁辛溫,歸脾、胃經,專主中焦,《本草備要》謂其“辛溫香竄,和胃醒脾,快氣調中,通行結滯。”紫豆蔻味辛,性溫,芳香氣清,入肺、脾、胃經,偏行上、中二焦之氣滯。二藥配伍,芳香化濁、宣通氣機、醒脾和中,可有效緩解胃脹、胃痛、納呆等癥狀。
 
芳香苦寒,化濁解毒
 
李佃貴根據多年臨床經驗認為濁毒既是多種脾胃病的致病因素,又是其病理產物,因此化濁解毒是脾胃病治療的關鍵因素。李佃貴認為濁毒多由脾胃運化失司,水液代謝失常,聚濕生濁,遷延日久而成。脾胃為后天之本,氣血生化之源,而飲食不節(不潔),或情志不舒,皆可導致脾胃運化水谷之功能失司,水反為濕,谷反為滯,濕滯日久則生濁邪。葉天士謂“濕久濁凝”,濁邪日久不解而生濁毒,濁毒不唯傷胃陰,更阻胃絡,導致胃體失于濡養,胃腺萎縮,并在此基礎上變生惡病。
 
李佃貴治療脾胃病最顯著的特點即是芳香與苦寒之藥合用。芳香以化濁,苦寒以解毒。芳香之藥如藿香、佩蘭等,《本草正義》謂藿香“清芳微溫,善理中州濕濁痰涎,為醒脾快胃、振動清陽之妙品”,佩蘭味辛,性平,也能宣化濕濁。二藥相伍,香而不烈、溫而不燥。醒脾快胃,可謂極品。苦寒之藥,李佃貴最喜用茵陳、黃連相伍。黃連苦寒,清熱燥濕,瀉火解毒。長于清胃腸之濕熱,《本草經疏》云:“黃連稟天地清寒之氣以生,故氣味苦寒而無毒。味厚于氣,味苦而厚,陰也......滌除腸、胃、脾三家之濕熱也。”茵陳苦辛,微寒。入脾、胃、肝、膽經。臨床多用于利膽退黃,李佃貴臨床多以茵陳、黃連相須而用,二者同歸胃經,臨床經驗證明,茵陳、黃連合用對脾胃濕熱、濁毒內蘊者,療效確切,且比較安全,一般茵陳多用15~30克,黃連多用9~15克。世人多畏懼黃連苦寒傷胃,但從臨床實踐來看,成人黃連在15克之內,未見有明顯不良反應,且從胃鏡觀察來看,對于內鏡下見黏膜充血、紅腫、糜爛、潰瘍等,二者合用可使損傷的胃黏膜逐漸得到修復。
 
行氣理氣,功有六用
 
《素問·舉痛論》說:“百病皆生于氣”。《丹溪心法·六郁》亦說:“氣血沖和,萬病不生,一有拂郁,諸病生焉,故人身之病,多生于郁”。而中焦脾胃為人體氣機升降之樞紐,《素問·刺禁論篇》曰:“肝生于左,肺藏于右,心部于表,腎治于里,脾為之使,胃為之市”。黃元御《四圣心源·勞傷中氣》謂:“中氣者,和濟水火之機,升降金木之軸,道家謂之黃婆。嬰兒姹女之交,非媒不得,其義精矣。”以萎縮性胃炎為例,究其根本,多為中焦氣機升降失司,痰濕濁毒瘀血蘊結于內,胃失所養所致,所以脾胃病的治療,離不開行氣藥的運用。行氣之藥,性味多辛苦溫而芳香。辛能行散,苦能疏泄,香能走竄,溫能通行。濁毒之邪,其性黏滯,容易阻遏氣機,使氣機升降失常。因此濁毒的祛除,離不開氣血運行的通暢。故行氣之藥在脾胃病的治療中意義重大。一可活血通絡,使瘀血得消。《本草綱目》曰:“氣者血之帥也。”二可化濕消痰,脾胃為氣血生化之源,亦為痰濕濁毒之源,脾胃運化正常,則氣血生化有源,運化失常,則水谷不循常道,而為痰濕濁毒。龐安常說:“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氣,氣順則一身津液隨氣而順矣。”三可通便而泄濁解毒。李佃貴將脾胃病的臨床癥狀歸結為痛、脹、痞、噯、燒、酸、(納)呆、不寐、瀉、秘、冷十大癥。不管出現上述何癥,凡是舌苔黃膩,脈弦滑者,皆為濁毒內蘊,皆可用行氣藥下氣通便,泄濁解毒,濁毒去而癥自除。正如柯琴《傷寒來蘇集》云:“諸病皆生于氣,穢物之不去,由于氣之不順,故攻積之劑必以行氣藥主之。”四可消積消腫,《金匱要略論注》曰:“積之所形必氣積,氣利則積消。”脾胃病患者多有食積中焦,而胃為陽臟,多易郁而化熱,故用行氣甚至破氣之藥如枳實、厚樸、檳榔等行氣導滯,攻積泄熱。萎縮性胃炎等胃癌前病變,實為濁毒壅聚,氣血郁滯而見發為壞病,故佐以行氣之藥,則氣血通暢,有利于濁毒之消除。五可解郁安神,脾胃病患者,多病程較長,病情遷延不愈,患者多心情不舒,睡眠欠佳,心煩易怒,而長此以往,則肝郁克脾,更加重病情,循環往復,病難痊愈,使患者痛苦不堪。行氣之藥既可解郁安神,又可理氣健脾,可謂一舉兩得。六可佐君臣之藥使其補而不膩,固而不滯。脾胃虛弱之人,固當補益,但是甘溫者多滯氣,甘潤者多滋膩礙脾,所以稍加行氣之藥可使補而不膩;而脾腎陽虛失于固澀,下利不止者,于固澀之中,也應稍加行氣之藥,使固而不滯。
 
行氣之藥,李佃貴尤喜用以下對藥:香附配紫蘇梗,川樸配枳實,陳皮配木香,檳榔配沉香,柴胡配青皮等。
 
善用蟲類,攻毒散結
 
李佃貴認為“濁毒”既是胃癌前病變的主要致病因素,也是其病理產物。對于輕度濁毒內蘊者,采用清熱解毒類藥物如白花蛇舌草、半邊蓮、半枝蓮、葉下珠等。而中重度異型增生,舌質暗紅,苔黃膩者,多以全蝎、蜈蚣等蟲類入藥。關于蟲類藥的抗癌作用機理,可歸結于以下幾個方面:(1)扶正培元固本;(2)活血祛瘀化痰;(3)入絡攻堅化積;(4)以毒攻毒散結;(5)預防復發轉移。而其中,全蝎、蜈蚣為其必用之品。全蝎味辛平有毒,傳統認為全蝎歸肝經,功善息風鎮痙,通絡止痛,攻毒散結,其攻毒散結之功效為歷代醫家所公認,如張錫純《醫學衷中參西錄》曰:“蝎子……專善解毒”。蜈蚣味辛性溫,有毒,入肝經,息風鎮痙、攻毒散結、通絡止痛。張錫純《醫學衷中參西錄》言其“走竄之力最速,內而臟腑,外而經絡,凡氣血凝聚之處皆能開之。性有微毒,而轉善解毒,凡一切瘡瘍諸毒皆能消之。”傳統認為兩藥均入肝經,但張錫純在《醫學衷中參西錄》中通過記載的有效病例證明“治噎膈者,蜈蚣當為急需之品矣。”李佃貴經過多年臨床也驗證,兩藥相須為用,對消化系統的腫瘤既癌前病變具有很好的治療作用。
 
寒因寒用,通因通用
 
寒因寒用和通因通用均為反治之法,“反治”亦稱“從治”,始見于《素問·至真要大論》。“帝曰:何謂逆從?岐伯曰:逆者正治,從者反治……帝曰:反治何謂?岐伯曰:熱因寒用,寒因熱用,塞因塞用,通因通用。”是指用寒性的藥物治療真熱假寒證的方法。《素間·六元紀大論》云:“動復則靜,陽極反陰”。有部分脾胃病患者畏寒癥狀較明顯,尤其是胃脘部,每以熱水袋熱敷,遍用姜桂附子而不能緩解者,觀其舌象,舌質多紅,舌苔多黃膩,脈象多弦滑,李佃貴認為這是濁毒蘊于中焦,陽氣不能覆布所致,并以暖氣管道為例,濁毒如管道中之污垢,非鍋爐不燒,而是污垢積塞,管道不同所致。所以用芳香苦寒之藥化濁燥濕解毒才是治本之法,每每用大量苦寒之藥,如黃連、黃芩、黃柏均用至15克等,患者疑而不敢用,經過耐心解釋后,試用其藥,療效顯著,需要指出的是寒因寒用必須以暗紅或紅色舌,黃膩或黃厚膩舌苔,脈象多弦滑為用藥依據。
 
攻下法是通因通用的重要體現,《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曰:“其下者,引而竭之,中滿者,瀉之于內”,為下法奠定了理論基礎。張仲景首次將下法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對下法的適用、禁忌及理法方藥做了系統的論述。《傷寒論》中下法應用于陽明腑實證,《金匱要略》中用下法治療的雜病有腹滿寒疝、宿食病、脾約、水氣、痰飲、下利等。張子和更是師古創新,將下法推而廣之,提出“催生下乳、磨積逐水、破經泄氣,凡下行者皆下法也”,并認為下法的機理為“下者,推陳致新也”。其實攻下的根本目的在于推陳致新,使機體達到新的平衡狀態。李佃貴認為脾胃病患者多為濁毒內蘊,而二便尤其是大便是濁毒重要的排出通道。所以臨床上,李佃貴十分重視患者大便的通暢與否,大便秘結者通便,大便不成形而黏膩不爽者也可通便以利于濁毒的排出。而李佃貴對于“通因通用”的認識并不拘泥于單純的“下法”,凡能調達氣機者皆可為“通”。正如高士宗曰:“通之之法,各有不同。調氣以和血,調血以和氣,通也;上逆者使之下行,中結者使之旁達,亦通也;虛者助之使通,寒者溫之使通,無非通之之法也。”(劉小發)

來源:中國中醫報
Tag標簽:

猜你感興趣

幸运武林基本走势